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8

意外访客

Image
上个月上班时LINE响了通知,打开一看是我妈传来的照片。

有陌生的猫妈妈带着4只小猫在我们家的后巷。
出于同情和担心猫妈妈没有饭吃没有奶水,所以我们给他们喂食。
又因为下雨,如果呆在后巷将没有避雨的地方,所以家人把它们移到了家对面的亭子避雨。

随后事态一发不可收拾。
还真没想到那么戏剧化的事情会出现(ry)

*首先,我对猫毛过敏,基本上时常去完猫咪cafe回家就伤风流鼻水好几天才能好。
*↑那为什么还去猫咪咖啡厅? 当然是因为我喜欢猫咪啊啊啊靠腰拉什么鬼猫敏感
*家人不喜欢猫咪,并且都有洁癖。

隔天早上我发现猫妈妈开始直接堂堂正正出现在我家院子内。
我:????嗯????

之后的事态一发不可收拾,猫咪开始直接在庭院出没,赶不走,
最要命的是车会进出庭院内,小猫咪不懂得闪躲,十分危险,

家对面的亭子和家的庭院之间是一条马路,
小猫咪在不会过马路的情况下,就是一个自杀行为。

处于各种担忧,和家里被占据还要被这一家子的安危弄得提心吊胆的情况下,
我决定提出认养启事。

然而未果。

有因为基本上都是雌性猫咪而不愿意收养的,也有有兴趣到最后没下文的,
最后在不喜欢猫咪的家人的压迫下,我只能看着它们被移送到家附近的另外一个店屋区域。

毕竟只是一个学生,甚至还有猫敏感的自己没办法给他们一个家。
我的话语,也将没有人和说服力和足够稳固的同时收养5只猫咪。

最终,我也只能咬着牙去习惯清晨不在会有的猫叫声。

4只小猫咪里,有一只我放心不下的小猫咪。

它的后脚没办法使用,几乎是用爬的方式用前脚拖行的。
在被移送之后我万分的后悔又愧疚的原因,就是因为我最担心它会在没有喂养的情况下,
被母猫遗弃。
甚至,
因为行动不便,它没办法像它的家人一样轻巧的闪避朝它而去的威胁。

被移送而我无能为力这件事情,让我只能徘徊在愧疚却又没办法做点什么,
只能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的过了好几天。


父母们都知道它们移送过去的地点,偶尔会想着它们不知道过得好不好。
机缘巧合下,朋友去了那里找到了母猫咪,但剩下的只有两只小猫。
一只是橘白,还有这个我们叫做小跛脚的小猫。

那早睡醒的时候,我妈跟我说找到了它这件事。
很严肃地问我:"怎么办?你想养吗。"

那瞬间,我只觉得如果家长不阻止了,我无论如何必须得愿意。
即使我还没有做好可以面对它总有一天会比我先离开这件事。
这就是我一直都不再养宠物的原因。

我好怕我…

杂记

Image
忙着实习期的5月份,除了出外拍摄之外,
我的工作就是在办公室里窝着修图片。

第一次出外拍摄当助理的工作结束之后,我第一次踏进了歪走工作的店。




我是一个很难理解的人,我不喜欢吵杂,不喜欢夜生活,不喜欢烟味,
因此朋友们都理解我,在清楚我不喜欢的情况下都不会约我来这些场所。

前些日子歪走想要给他创作的鸡尾酒取名字,
我给的建议被选上了所以自己一直也想喝喝看是什么一个味道。
虽然知道Y氏等人时常过来但自己也不好意思跟着他们一起,
就决定自己过来,刚好海苔也一起我们两个就坐在吧台看歪走表演(x)

"翡翠HISUI"是我喝的那杯绿色的鸡尾酒,味道有点刺鼻但是喝下去惯了就也觉得能行。
海苔点的"彼女"有果汁加持,酸酸甜甜的真的很好喝。

鸡尾酒/水果气泡酒都还是自己的好球区,所以喝的很开心。
谢谢歪走接受我们的骚扰。


5月还去看了柯南M22。

为了避免剧透,我用最简单的方式阐述我到底看完M22是怎么一个心情。
-安室好辣,真的好辣。
-阿笠博士什麼時候可以拿諾貝爾獎
-跑車什麼牌子的
-即使身體變小頭腦也依然一樣聰明,超能力永遠不止一種
-奧斯卡影帝江戶川柯南
-沒有工藤新一
-圖裡圈圈的大叔基本沒多少戲份為什麼在海報上那麼大個
-比起超展開,我在意的是安室的車的損壞是能不能報公帳
-片尾曲後看完再走,少女會尖叫比如我。 明年的M23我也会在剧院看的拜托上映oh

迟来的5月后记

Image
说到为什么我会突然久违的写博客,
是因为刚刚在油管偶然看到了[ 上班不要看 ]的阿杰在分享他以前在无名小站写的博客。

仔细想了一下上一次写博客是什么时候,
才发现自己多久没有真的坐下来写一些文字。

写博客的出发点通常都只是为了把记忆转换为文字。

而淡而无味的日常生活,没有值得我花时间化为文字的记忆。

5月初从S4O活动回到家之后休息一日,就是实习期的开始。
实习的公司是一个拍摄婚礼正日,和接受一些商业合作影片的拍摄公司。
整体的运作自由,可伸缩性的时间表,而这些自由换来的,

则是拍摄当日的辛苦和疲劳。

本来以为不是自己结婚那天绝对体验不到的生活一个月内体验了3次。
清晨起床化妆的新娘子,带着兄弟团来迎娶新娘的新郎官,
给长辈敬茶,给小辈红包的新手夫妇,
互相注视着彼此认真念出的誓言,
在父亲的带领下走到新郎身边的新娘子,
新人们给双亲的感谢词。

作为一个初出茅庐跟着前辈们旁观的"旁观者",
我看了一个又一个的故事。

每一对新人背后的故事对我来说都十分有趣。
他们为何会相识,相爱,相守,
直到你看着他们的笑容都能发自内心的想为他们祝福。

即使凌晨3或4点就得起身,到了拍摄地点就必须跟着行程表跑的团团转。
但看着他们很幸福,就觉得满肚子的怨言能够再吞下去。

我到现在,都把每一次的出外拍摄当作去看一个新的故事。
这样,才能在枯燥,千遍一律的时间表中找到一个有趣的心灵慰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