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8

花嫁

Image
ラブライブ!(花嫁篇)
西木野真姬/ Kano

Photo/ Gohan Photography & Kippygraphy

(先速一张,其他团照过后补上!!)







趁我还没有忘记之前,我得赶紧写下后记。
花嫁团是小米主的团,刚好大家都有出就一起凑了一团。
其中发生各种事情一再拖延了拍摄,所以好不容易今年能拍的时候也有发生各种事情所以和原版的团员并不太一样。
辛苦了处理了这些事情的团长米。
还好大家还是凑到了时间出来拍摄。


拍摄那天的前一个星期,大马遇到季候风的关系冷得像是在高原。
还以为这个天气可以持续蛮久的,结果我生日当天开始就是大晴天,并且一直线的持续到了拍摄当天都是超级热的大晴天。
只能说季候风走得是在不是时候。

我们拍摄前一天就到了新加坡,关卡一如往常的塞人,结果迟了和zaku&wesley的饭局真的十分的抱歉。
因为我说我没有去过Donki,Zaku说她也没有去过,于是我们就一起去看看。
但我们走进Donki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
买,酒。

好的我也觉得我们是有点狂了。
啊,我们都已经成年了的。

而且Donki卖的ほろ酔い便宜了一点点于是我们一个人买了一瓶,打算吃完饭之后回家边看歌王子的Live边喝。
为了看Live我还特意带了ma的荧光棒(Ry
总的来说Donki真的是什么都卖wwwwwwwwwww看到很多很毒的东西wwwww

逛完之后就去吃了晚饭。
第二次去这家餐厅吃饭我还是点了一样的东西(。)真的觉得咖喱焗饭好好吃哦。
因为Jurong East那边的食物比较小份,我也以为这里也是一样结果完全分量就不一样(

我们怕饿还点了Pizzax2.
好了,是时候说一下这个饭局有毒的故事了。
我们不是点了Pizza吗,一个是夏威夷口味,另一个是这个

问题就在这个Pizza的身上,放着玉米。
玉米。
在选要吃什么Pizza的时候,Y氏给了我两个选择,
我他妈选了这个有玉米的Pizza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有玉米。

是的,玉米是很正常的食物,
放在pizza上的确也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应该也不错吃吧。
那你就错了。
咬下第一口的小米,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嗯?
这是吃pizza会出现的表情吗。
小米是这么说的: 我找不到任何可以形容这个食感的字。

然后Y氏吃了。
这是什么神奇的魔力。

抱着好奇心还有是我点的责任,我吃了一口。
我瞬间觉得自己在
哇靠,我真的找不到任何可以形…

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鍵

Image
ショパンと氷の白鍵
肖邦与冰之白键


まふまふ/ KanoPhoto credits to: Idesignabat Art
Special Thanks Yuki & Miya

走過紅磚之下 快要跌倒的木履
隨着風琴聲響起 四周被雪之地毯所覆蓋

被受世間所愛之夜 為這小鎮添上七彩之色
從世間解放出來的 夜晚往着何處而去吧

於夢中的三號門牌之地 
那困倦的一角 


1010時 
在其處會面

琴鍵如冰一樣發出了冰冷的音色
沒錯 
逐漸交織出的 你我相依的倆人的記憶

所以讓我 再睡多一會兒吧


藏於早開的背後 那片天空逝去了


醒過來之時依然穿着睡衣 來彈奏出你喜歡的蕭邦的樂曲吧
烤薄餅和以雪沖泡的摩卡咖啡可以嗎?
<

まふまふスタンプ(ねこ)

Image
まふまふスタンプ(ねこ)
まふまふ(黑发)> ミント まふまふ(白发)> Kano
P: Idesignabat Art Studio: J-rise Studio 特别感谢> Shiina Aoi


















呃,这个是去年8月的拍摄我现在才写后记。

趁着Minto还没有出国之前赶紧抓了她去拍まふ!
还好成功的赶上了她出国前,而且拍的是双mafu真的超级开心超级幸福!
第一次去J-rise的棚,本来以为棚的那栋楼可能会有可以提供我们化妆的地方,结果没有wwwww
于是我们只好尴尬的在那栋楼不知道为什么很脏的厕所先换好衣服戴好con,
回到摄影棚外面提供的桌椅区化妆。
但是很意外的是虽然没有冷气或风扇,在外面化妆也很凉爽,真是帮了大忙了。

没有去过新加坡的摄影棚所以感到很新鲜,老板娘真的好漂亮啊(也是coser)
稍微整理一下妆容和衣物就开始拍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