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嫁

ラブライブ!(花嫁篇)
西木野真姬/ Kano

Photo/ Gohan Photography & Kippygraphy

(先速一张,其他团照过后补上!!)







趁我还没有忘记之前,我得赶紧写下后记。
花嫁团是小米主的团,刚好大家都有出就一起凑了一团。
其中发生各种事情一再拖延了拍摄,所以好不容易今年能拍的时候也有发生各种事情所以和原版的团员并不太一样。
辛苦了处理了这些事情的团长米。
还好大家还是凑到了时间出来拍摄。


拍摄那天的前一个星期,大马遇到季候风的关系冷得像是在高原。
还以为这个天气可以持续蛮久的,结果我生日当天开始就是大晴天,并且一直线的持续到了拍摄当天都是超级热的大晴天。
只能说季候风走得是在不是时候。

我们拍摄前一天就到了新加坡,关卡一如往常的塞人,结果迟了和zaku&wesley的饭局真的十分的抱歉。
因为我说我没有去过Donki,Zaku说她也没有去过,于是我们就一起去看看。
但我们走进Donki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
买,酒。

好的我也觉得我们是有点狂了。
啊,我们都已经成年了的。

而且Donki卖的ほろ酔い便宜了一点点于是我们一个人买了一瓶,打算吃完饭之后回家边看歌王子的Live边喝。
为了看Live我还特意带了ma的荧光棒(Ry
总的来说Donki真的是什么都卖wwwwwwwwwww看到很多很毒的东西wwwww

逛完之后就去吃了晚饭。
第二次去这家餐厅吃饭我还是点了一样的东西(。)真的觉得咖喱焗饭好好吃哦。
因为Jurong East那边的食物比较小份,我也以为这里也是一样结果完全分量就不一样(

我们怕饿还点了Pizzax2.
好了,是时候说一下这个饭局有毒的故事了。
我们不是点了Pizza吗,一个是夏威夷口味,另一个是这个

问题就在这个Pizza的身上,放着玉米。
玉米。
在选要吃什么Pizza的时候,Y氏给了我两个选择,
我他妈选了这个有玉米的Pizza的时候根本没有发现有玉米。

是的,玉米是很正常的食物,
放在pizza上的确也不会有什么奇怪的应该也不错吃吧。
那你就错了。
咬下第一口的小米,露出了这样的表情。
嗯?
这是吃pizza会出现的表情吗。
小米是这么说的: 我找不到任何可以形容这个食感的字。

然后Y氏吃了。
这是什么神奇的魔力

抱着好奇心还有是我点的责任,我吃了一口。
我瞬间觉得自己在
哇靠,我真的找不到任何可以形容这个pizza的形容词。
我:我觉得那个玉米是个意外,是不是厨师不小心打翻在上面就送上我们桌上了。
Zaku: 是不是我这一盘的玉米有多了就直接放你们那边了。

最主要很奇怪是因为玉米很甜,Pizza上的cheese很咸。
无法形容的味道。
真的觉得十分的不搭。

过后因为很好奇,所以Zaku和Wesley都吃了。
然后这一桌就变成了这样。
本来一片寂静的我们桌因为这个Pizza热络了起来,还有点感谢呢。

后来因为笑太欢了,我们喝白开水但看起来就跟醉汉一样。
我:是谁他妈点了这个Pizza的(痛哭)啊...........是我。
Y氏:md智障
米:我这杯茶的味道好奇怪
我:是肥皂水的味道
米:你闭嘴
Zaku+Y氏:你喝过肥皂水??????

主要我很谢谢愿意帮我把まふくん带回来!!!!
辛苦你要帮我夹了!!!没关系的只要是ma我花多少钱都没问题的<3!!!
超级可爱还有双下巴
回到家之后我们就梳洗了之后开始开酒看Live
因为隔天要早起,所以其实没看到多少就去睡了。

隔天是8点开拍。
4.30am闹钟响起的时候我一点都不想醒。

好不容易去洗个脸刷牙清醒之后,开始化妆。
因为我是cos妆一定要先戴con不然画不了的类型,所以戴上con的瞬间我以为我的眼睛被棒球棒打到。
痛到想die,眼药水都救不了我。

好不容易化完妆,换了衣服戴了假发要穿袜子的时候。
我发现,这双白袜子,有点问题。
我明明记得我婚纱用的袜子弹性超好,一定拉的成膝上袜。
然后,这双不是我心里想的那双膝上袜。

顿时间我觉得我的内心是崩溃der。

Y氏:你是不是把那双袜子拿去出脱法rock了。
我:OH

总之我们是搭uber去拍摄场地的,司机看到我们full set的表情我根本忘不了。
去到那边之后已经有点迟到了真的十分抱歉。
整场外拍都超级热,超!级!热!
当天的天气是32°c,要死了。
心情本来很不错,但穿上全部配件,又热得快死的时候真的心情马上超级烦燥。

其实真的凭良心说,都出了那么多次的真姬我到现在都觉得我出的真姬跟屎一样。
而且脸圆的关系所以我一直都觉得自己不太适合出本命艾玛我的自信心
真的下次再出的时候希望可以出得更好一些orz

拍摄结束之后我们去了麦记吃午饭。
店内人很多我们就分开坐,朋友们说帮我点餐于是我就坐在位子上看行李。
然后很多也进店找位子的客人就在找他们的位子,我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我肩膀。
拍我肩膀的是麦记的店员,然后他问我我有没有点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糟糕了我看起来一定很像白坐位子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更糟糕的是他们帮我拿餐回来之后Y氏问说薯条要不要直接倒在一堆一起吃,
我说好啊没问题。
然而我和Y氏小米的座位之间不是相连的他们坐在隔壁桌。
我要吃薯条要伸手去隔壁桌拿一些过来嚼。

我可以感受到我身后不远处的队员一定用更奇异的眼光看我。
他们真的是我朋友,我没有抢他们食物吃啊啊啊啊啊


吃饱之后就回家了!
大家都辛苦了回到JB过后累成一滩泥然而隔天早八的课哈哈哈哈哈死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跟牙套说再见

1月17日

Season 4 Otaku 2018